中国上市公司如何伪造账户?(超级干货!)

中国上市公司的虚假会计丑闻可谓层出不穷。 从操纵利润到伪造销售文件,从关联交易到大股东占用资金,从固定资产虚假投资到折旧减少,西方资本市场几乎所有常见的虚假会计方法都被“移植”,产生了许多具有“中国特色”的虚假会计技术。 遗憾的是,中国媒体对上市公司虚假账户的报道大多停留在肤浅的层面,很少从技术层面揭示上市公司虚假账户的具体方法。 作为一个普通的投资者,我们怎样才能充分利用我们所掌握的信息,看穿一些非法企业的虚假会计计划呢?事实上,只要你有简单的会计知识和投资经验,通过对上市公司财务报表的分析,许多虚假会计方法都可以被发现,至少可以引起投资者的警惕 当我们分析一个企业的财务报表时,我们需要每年的纵向比较和类似公司的横向比较。只有通过比较,我们才能发现怀疑和漏洞。 现在网络非常发达,上市公司历年的年报和季报都很容易找到。问题是如何确定“类似的公司” “相似公司”必须与我们分析的公司有相同的主营业务,资产规模、股权结构和历史背景越相似越好。进行的比较越多,发现虚假账户的可能性就越大。 第一,虚假账户的最大来源:“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每个现代工业企业都会有大量的“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应收账款主要是指货款,而其他应收款则是指其他当期付款,这是最方便快捷的做假账方式。 为了提高当年利润,上市公司可以与关联企业或关联企业进行信用交易(所谓关联企业是指与上市公司有股权关系的企业,如母公司、子公司等)。;关系型企业是指没有股权关系但彼此非常接近的企业) 顾名思义,由于这是一项信用交易,它永远不会产生现金流,只会影响资产负债表和损益表,永远不会反映在现金流量表中 因此,当我们在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看到大量“应收账款”,在利润表上看到利润大幅增加,但在现金流量表中却没有大量净现金流入时,我们应该警惕:这家公司是否通过信贷交易操纵利润?信贷交易的生命周期不会很长。一般来说,工业企业的恢复期不到一年。太长的账户将被列为坏账,这将影响公司的利润。因此,上市公司一般会在明年结算信贷交易。 解决方案非常简单——让关联企业或关联企业退货并填写退货单。这一交易相当于没有发生。上一年的资产负债表和损益表必须修改,但对投资者来说已经太迟了。 例如,一家汽车公司声称在2004年售出了10,000辆汽车,获利1,000万美元(当然,资产负债表和损益表将表明其赊销),这推高了其股价。到2005年底,该汽车公司突然声称,2004年售出的10,000辆汽车全部被退回,此前宣布的1,000万美元利润将被取消。股价肯定会暴跌,不警觉的投资者肯定会遭受重大损失。 在西方,投资者有丰富的经验,这种伎俩骗不了市场。然而,在中国,不仅普通投资者缺乏经验,机构投资者、分析机构和证券媒体也缺乏相应的水平。类似的虚假会计陷阱确实愚弄了许多人。 更严重的违规行为是伪造应收账款和根本不存在的销售记录。这已经超出了“操纵利润”的普通范畴,完全是一种欺诈。 当时,“阴夏光”和“郑柏文”因虚假应收账款而受到严厉处罚。 在“达尔曼”重大假账事件中,“虚拟应收账款”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应收账款主要是指货款,其他应收款则是指可以委托财务管理的其他当期付款、一些短期贷款、一些无形资产等。 让我们从制造假账户的企业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其他应收款”显然比“应收账款”更难操纵,因为“应收账款”毕竟是货款,需要真实的商品,而真实销售单据被发现为假的可能性更大。 然而,其他应收款相对容易伪造,而且它们的估值相当随机,因此很难披露。 从殷夏光和郑柏文的经验中得知,当他们的虚假销售记录被发现时,后来的造假者更喜欢更安全的造假手段。“其他应收款”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除非派专业人员进行详细调查,否则很难找到任何确凿的证据。 对于服务企业来说,因为他们不销售产品,所以肯定没有“应收账款”的可能。如果他们想做假账,他们只能开“其他应收款”的玩笑 在中国股市,有许多公司拥有高“其他应收款”,但很少有人被发现做假账。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许多公司高额的“其他应收款”不是虚构利润的结果,而是大股东占用公司资金的结果。 早在2001年,中国上市公司就进行了大规模的清欠工作。大部分欠款是大股东挪用资金的结果,其中大部分以“其他应收款”的名义入账 尽管大股东挪用上市公司资金长期以来一直被视为中国股市的顽疾,监管机构也对此进行了多次调查,但仍没有根治的迹象。 在中国目前的公司治理模式下,大股东很容易想到公司资本。严格来说,这不是假账户,但绝对是非法行为。 二、与“应收账款”相关的“坏账准备”和应收账款对应的关键词是“坏账准备”,通俗地说,坏账准备是假设应收账款的一定比例无法收回,对方可能违约,必须提前扣除这部分违约金额 对于应收账款较大的企业,坏账准备变动一个百分点可能会导致净利润的急剧变化。 例如,波音客机的年销售额为10亿美元。这些飞机分期付款。只要坏账准备变动一个百分点,波音公司的净利润就会变动数千万美元,这将对股价产生巨大影响。 理论上,上市公司呆账准备金率应随账户账龄的变化而变化。账户老化时间越长,违约的可能性就越大,坏账准备比率就越高。一些已经太长时间的账户已经失去了还款的可能性,应该注销以承认损失。 那些肯定无法偿还的账户,比如对方的破产,应该尽快注销。 遗憾的是,目前一些上市公司仍按相同比例计提所有“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根本没有考虑账龄因素,甚至根本没有披露账龄结构 阅读公司财务报表时,应特别注意是否公布了应收账款的账龄,是否根据账龄确定了呆账准备金,是否核销了因对方长期违约或破产而无法偿还的应收账款。如果答案是“不”,我们应该保持高度警惕 自2002年以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证监会)对各上市公司的财务账目进行了巡视。坏账准备和折旧费用是审查的重点。因此,许多公司因违反会计准则和从事秘密活动而受到警告或惩罚。他们的财务报表也被迫修改。 但是,正如我刚才所说,无论中国证监会处罚多少违法企业,处罚力度有多大,如果普通投资者没有维护自身权益的意识,类似的虚假会计事件将不可避免地再次发生,投资者的损失也不可避免。 第三,中国许多上市公司历史上最大的黑洞——固定资产投资就是不断筹集资金投资固定资产的历史。他们发行股票投资固定资产,发行股票投资固定资产,不分配利润投资固定资产以节省资金。 在固定资产投资的阴影下,有没有非法经营的迹象?固定资产投资是公司做假账的重要切入点,但这种假账怎么做也不过分。 公司可能故意夸大固定资产投资成本,借此转移资金,给股东造成损失。你也可以故意低估固定资产的投资成本,或者在财务报表中故意延长固定资产的投资周期,以降低每年的成本或费用,从而推高公司的净利润——这些高估或低估是有限的。 如果一家公司在固定资产投资上走得太远,很容易被人看到,因为固定资产是不可移动的,也很容易被人检查。尽管其市场价格通常难以估计,但其投资成本仍然可以估计。 如果监管部门想搞清楚上市公司的固定资产投资是否有很多水,只需带一些固定资产评估专家到施工现场看看,做一个简单的调查,真相就可以公之于众。 事实如此简单,但在中国,仍有许多虚假的固定资产投资项目没有被披露,监管机构和投资者对此都没有足够的警惕。 如果投资者对固定资产投资中的欺诈行为心存警惕,应该从以下几个角度进行分析和调查:上市公司承诺的固定资产投资项目是否如期完成?例如,一家公司在2000年开始建造一座新工厂,并承诺在2003年完工,但在2003年的年度报告中宣布延期,这是非常值得怀疑的。 此外,项目的完成并不意味着可以发挥效益。更令人怀疑的是,许多项目在完成几个月甚至几年后仍然无法发挥效益,或者它们只是发挥效益,并由于某种原因进行了重组。 如果董事会在年度和季度报告中没有明确的解释,我们完全有理由质疑该公司是从事“渔业项目”还是仅仅从事“纸面项目”。 目前,许多上市公司的固定资产投资项目呈现出高投资和长期投资的趋势。承诺的资本通常是数亿甚至数十亿美元。项目的建设周期通常为35年甚至78年。完成土木工程封顶需要很长时间,更不用说发挥效益了。 如此长的建设周期和如此缓慢的投资进度为上市公司提供了充足的做假账空间空,给了它们比那些“短、平、快”的小规模项目更大的回旋余地,也让监管机构更难检查它们。 即使调查非常清楚,也常常要等到项目接近完成,而此时投资者的损失已经很难挽回。 第四,从财务会计的角度看难以捉摸的“其他业务利润”,操纵“其他业务利润”比操纵“主要业务利润”更方便,也不太容易察觉 因为在损益表中,主营业务涉及的记录比其他业务多,所以主营业务的收入和成本必须正确登记,其他业务往往只需要简单地登记利润。 对于工业企业来说,伪造主要业务收入需要伪造大量的货物单据(即伪造“应收账款”),这种赤裸裸的欺诈很容易被识破。伪造其他业务的利润相对来说比较温和,投资者通常不会注意到这一点。 为了消除投资者的疑虑,许多上市公司的董事会经常玩文字游戏,在“主营业务”和“其他业务”之间辗转反侧,稍有不慎的投资者就会受骗。 例如,上市公司在年度报告中将“主营业务”定义为“房地产、酒店和旅游度假业”,但只计算其主营业务利润中的房地产利润,并将酒店和旅游度假业归类为其他业务利润,这与年度报告中的表述明显不一致 在目前中国资本市场混乱的情况下,不能排除一些公司可能将某项业务的利润纳入“主营业务利润”和“其他业务利润” 作为普通投资者,我们不能彻底调查一家公司的“其他业务利润”是否是伪造的,但我们至少可以分析某些可能性——如果一家公司的“主要业务利润”与“其他业务利润”严重不成比例,甚至“其他业务利润”高于“主要业务利润”,我们有理由怀疑它做假账。 中国投资者和证券媒体没有意识到上市公司的“其他业务利润”可能是欺诈性的,也不完全是由于疏忽,因为上市公司不擅长做自己的主营业务,而是热衷于在“其他业务”中获取高额利润,这在中国股市空 许多公司名义上“使用闲置资金”进行短期经营或投资(实际上是投机)。事实上,他们赚钱,做他们该做的,完全忽略了他们的主要业务。 近年来,房地产业变得非常热门。许多上市公司已经把他们的外表变成了房地产。起初,房地产被视为短期的“其他业务”。后来,一些公司简单地重组了他们的行业,并转变为正式的房地产公司。钢铁、医药、进出口、甚至旅游和度假等热门行业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追求利润当然是资本的性质,但作为一家拥有大量资本和社会责任的上市公司,这种短视的追求短期利润对公司的前景没有长远的战略,无疑会损害股东乃至整个社会的长远利益。 这种短视的不健康倾向必须得到遏制,但仅靠中国证监会和投资者的力量很可能难以有效遏制。只有依靠国家计划部门的宏观调控,我们才能希望阻止这种长期不健康的趋势。 一个例子是“戴梦德”,它曾经在中国股市很出名。它原本是中国股票市场上罕见的珠宝股票,但自2002年以来一直“逐渐转售毛利率较低的珠宝生产线”,致力于房地产投机浪潮。 戴梦德(更名为“鲍忠股票”)于2003年初完成了向房地产公司的转型,主要经营港口用地;然而,向房地产公司转型并不能提高其业绩。迄今为止,鲍忠股票仍然是不受欢迎的股票,净资产回报率不令人满意。 由此可见,从一个不太受欢迎的行业向一个更受欢迎的行业转变并不一定会导致相应的性能提高。如果所有上市公司都挤进一些热门行业,后果肯定是灾难性的。 衡量一个公司偿还债务的能力,主要有两个标准:一是流动比率,即公司流动资产与流动负债的比率;二是速动比率,即公司速动资产(主要是现金和证券、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和其他容易变现的资产)与流动负债的比率。 一般认为,工业企业的流动比率应大于2,速动比率应大于1,否则可能会出现资金周转问题。 然而,不同行业的标准不同,不能一概而论。 目前,各种股票分析软件和主要证券网站都有专门的财务比例栏目。除了流动比例和快速比例,它们一般还包括资本周转率、库存周转率等。这些数据在分析企业前景中起着重要作用。 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与现金流量表密切相关,特别是速动比率的增加往往伴随着现金的净流入,而速动比率的降低则伴随着现金的净流出,因为现金是最重要的速动资产。 但是,一些企业在没有现金的情况下仍然能够保持相对较高的速动比率,因为它们的大多数速动资产是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而且这种速动资产的质量非常低。 在这种情况下,有必要考察企业的现金与流动负债的比率,如果现金比率太小,就非常危险。 许多上市公司通过操纵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一方面提高利润,另一方面维持偿债能力的假象,来骗取银行的新贷款 作为一个普通投资者,你应该永远记住,只有现金才是最真实的。如果现金状况不好,很难相信其他情况,不管它们有多好。 如果一个企业有良好的流动性和快速的周转率,并且有充足的现金,我们能完全信任它吗?答案是否定的。 现金是真的,但它也取决于现金的到来——经营活动、投资活动或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表明企业的长期经营能力。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反映了企业管理层的投资愿景。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只能表明企业从外部筹资的能力,如贷款和额外股份。 刚刚上市或配股的公司通常有大量现金,这并不意味着它们是一家好公司。 相反,以欺诈和配股问题为中心的“中国股市圈钱模式”可以用以下公式来概括:操纵利润——抬高股价——发行配股——套现——提高信用评级——申请更多银行贷款——继续操纵利润,这种模式可以继续循环,直到没有足够的钱来圈钱。 操纵利润不仅是为了向股东收钱,也是为了向银行收钱。从股东那里收取的一些钱可以被转移,一些可以用来维持偿还债务的能力,以便在下一轮中可以收取更多的钱。 这种融资模式只能发生在像中国这样非常不规则的资本市场,但这种不规则的资本市场正处于资金越来越少的半死状态。即使没有人发现任何线索,这种模式仍然不可避免地自行崩溃。 在中国的股票市场上,有大量的公司从事类似的活动,只是程度不同。许多公司仍然逍遥法外,等待着有一天市场回暖,继续伪造和侵吞资金的伟大事业。 6.上市公司虚假账户概述每当中国股市发生重大丑闻,无辜的股东被上市公司欺骗时,股东们总是会在网上写“血与泪的询问”——为什么没有人阻止一些上市公司打官司和偷盗?为什么他们能够长时间逍遥法外,骗取数百万美元?”我的回答是:“每个人都应该负责任 虽然政府和监管机构应该为我们创造有利的投资条件,但最重要的是投资者应该对自己的投资负责。事实证明,中国的普通投资者是最大的盲人。 “事实上,大多数中国上市公司不擅长做假账。不仅专业分析师可以看穿这一点,普通投资者也应该注意到这一点。 不幸的是,迄今为止,中国股市的大多数投资者都不知道如何阅读财务报表。即使是专业的分析机构也经常开一些常识性的玩笑。这样的资本市场只能说是幼稚的。 有人认为中国资本市场的所有问题都是制度问题。只要这个系统是固定的,并且与西方“连接”,世界就会平静下来,股票市场丑闻就不会再出现。 然而,近年来,中国在金融、证券和公司治理方面向西方体系学习的努力并非微不足道。然而,欺诈和违规行为仍层出不穷,资本市场仍处于崩溃的边缘。 我们是缺少优秀的系统还是缺少优秀的人员来实施它们?是的,中国的资本市场体系存在许多非常严重的问题,但体系问题并不是一切,相比之下,更严重的仍然是人的问题。 我们不仅要提高资本市场从业人员的整体素质,还要提高投资者的整体素质,努力使这个幼稚的市场更加成熟。 这样,重大违规行为可以被扼杀在萌芽状态,投资者的财产可以得到保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