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新主席将继续走蔡英文的老路,明年的选举将暂停。

2019年1月6日,台湾民进党宣布党主席补选结果,卓荣泰当选为民进党新主席。

照片/视觉中国卓荣泰:民进党“过渡主席”这位记者/李静的文章首次出现在1月9日第885期《中国新闻周刊》上。民进党举行了党的第十六任主席宣誓就职仪式。

即将满60岁的卓荣泰在讲话中说:“即使我们不记得9月28日民主进步党成立的那一天,我们也绝不能忘记11月24日。这几乎让我们无法站立。我们几乎被翻了个底朝天……尽管民进党的身体仍然完好无损,但我们必须有被淘汰和重建的心理认知。

“行政院”前秘书长不是一位杰出的政治人物,在他当选民进党主席之前,外界对他并不熟悉。

台湾竞争力论坛首席执行官谢明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对大多数台湾人来说,他是一张新面孔。

去年11月24日,民进党在台湾“九合一”选举中惨败,蔡英文辞去主席职务。

在中生代继承的基调下,桃园市长郑文灿、新竹市长林志建、屏东县县长潘孟安、台中市长林佳龙落选以及陈麦琪落选高雄市长都成为新主席的热门候选人。

然而,所有这些人都不打算竞选,并出于“合法”的原因拒绝竞选。民进党总统选举曾一度陷入无人登记的尴尬境地。

直到2018年12月13日晚,也就是注册截止日期的前一天,郑文灿在脸书上发表了一份题为“中生代卑微的反思与共担责任”的声明声明说:“经过共同讨论,相信面对当前的挑战,民进党需要一位坚定无私的专职党魁,全心全意致力于党的改革创新,争取台湾社会更大的信任。

而我们中生代的哥哥卓荣泰是最合适的人选。

”文章结尾,潘梦安、郑文灿、林佳龙、林志建、黄伟哲、陈麦琪和翁张亮联合签署,这七个人几乎涵盖了民进党的主要派系。

12月14日,卓荣泰在桃园市长郑文灿、新竹市长林志建、台南候任市长黄伟哲、嘉义候任县长翁张亮和前“立委”陈麦琪的陪同下,前往民进党中央党部登记参选。

注册后,六个“中生代”并肩站在一起,手牵着手。

许多台湾媒体评论说,卓荣泰的当选是“亲英”派的胜利,他将是蔡英文2020年选举的“轿子”。


然而,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张友宗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亲英”的胜利太简单了。

在他看来,卓荣泰是中生代由民进党选举产生的。这是“自救”,而不是“拯救英国”,以维持中生代的统一。如果蔡英文的公众支持率仍然很低,中生代可能会抛弃她。

“学生运动一代”卓荣泰的候选人颇具戏剧性,并在报名截止前一天晚上在中生界火锅局获得同意。

2018年12月13日,郑文灿和陈麦琪一起喝咖啡,讨论“与几个年轻一代见面聊天”。

因此,林志建、翁张亮、卓荣泰等人受到了邀请。

卓荣泰向媒体回忆说,在火锅店的橘子沙包里,几个人坐在一起。毕竟,谁将参加选举必须讨论结果。毕竟,登记将在第二天进行。

起初,每个人的观点是,无论谁成为党的主席,卓荣泰都应该是秘书长。在某个时候,每个人都说专职党委主席比专职秘书长更重要,所以让卓荣泰竞选党委主席。

“在那个转折点下,我思考了很长时间。直到大约10: 30,每个人都累了,如果我不决定,就不能回家。

“所以,卓荣泰决定拿下。

卓荣泰在承诺竞选时还对在场的人说,未来,包括立法补选和党的改革,应该由我们所有人共同承担,改革没有上限。“我们必须有这种认识,才能把事情做好。”

后来,卓荣泰在接受《中国时报》采访时也表示,他愿意承担当时的重要任务。”最重要的是看他们坚定的表情,这是不可抗拒的!”与卓荣泰相比,在高雄市长选举中落败的陈麦琪和郑文灿都是候选人,他们在竞选民进党主席时更有发言权,也更出名。然而,他们不仅没有参加竞选,还一起推出了卓荣泰。

台湾国立成功大学政治经济研究所教授丁任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真的没有其他人,也没有其他人愿意接手。”。现在接任主席是吃力不讨好的。

“卓荣泰1984年毕业于中兴大学法律系,此后一直是律师。

1986年,卓荣泰成为台北市议员谢长廷的助手,开始从政。

因为他们更早跟随谢长廷,所以在中生代被称为“谢的大弟子”,绰号“老大哥”。

第二年,他被提升为谢长廷东方航空公司的董事,并逐渐成为谢的团队。

谢长廷转向“立法会”后,卓荣泰于1989年竞选第六届台北市议会,并成功当选。

谢明辉回忆说,1990年3月,台北蒋介石纪念堂广场(现称“自由广场”)发生了一起政治事件,台湾各地数千名大学生举行静坐抗议。主要要求是“解散国民议会”和促进民主改革。学生运动被称为“野百合学生运动”。

民进党当前政治人物中的所谓“中生代”,也称为“学生运动的一代”,因为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自学生运动。

桃园市长郑文灿、前台市长林佳龙和嘉义县长翁张亮都是“学生运动一代”的关键人物,当然也包括卓荣泰。

“一代学生运动”是在民进党成立不久的时候被吸收进民进党的。一路上,随着民进党的成长,它逐渐成为民进党内的一支重要力量,从为人民担任民进党的助手,或者担任党内职务,或者行政官员,最后经过大约30年的政治经验,竞选公职。

张友宗说:“当时,卓荣泰已经是台北的市议员了。他不再是学生,也不是学生运动的学生领袖。然而,他应该支持学生运动,并与这些学生有一些个人友谊。因此,卓荣泰也被纳入“一代学生运动”。

“卓荣泰在1994年再次当选为市议员。此后,他一路跟随谢长廷,出任“立委”、民进党秘书长、“行政院”发言人和秘书长。

2008年民进党落选后,卓荣泰从政坛消失,近10年没有再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据台湾《商业时报》报道,在“失踪十年期间,卓荣泰投身公益事业,担任双盲关怀基金会和安宁关怀基金会的董事,很少接触政治事务。

直到2017年3月15日,他才返回担任民进党副秘书长。同年9月,赖清德“组阁”后,被邀请担任台湾“行政院”秘书长。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曾说,当他是“行政院”的发言人时,他颈椎骨刺,无法回头。他离开政治来恢复健康。现在,颈椎病偶尔会发生,但比最严重的时候要轻得多。

“政治上只有朋友,没有敌人。”经过10年的政治分离,回到政坛仅一年多,卓荣泰就担任了民进党主席。卓荣泰感慨道:“生活变了很多。

”郑文灿在社交媒体脸书上写道,卓荣泰拥有完整的政治经验。从地方到“中央”,他将在每一个岗位上完成自己的使命。

特别是,他有谦虚无私的个性。他可以协调不同的意见,整合最大的共识和力量。这是他能肩负起党主席重任的特点。

在随后的采访中,郑文灿说:“他在政治上只有朋友,没有敌人。

张友宗对卓荣泰的印象是一样的,“他几乎在民进党的每一个派系都有朋友,几乎没有人对他说任何负面的话。

“在2007年台湾领导人选举前的初选中,谢长廷和苏贞昌互相咒骂,撕毁了他们的脸。

后来,时任“总统府代理秘书长”的卓荣泰代表苏联的谢Xi和林姚希,成功说服苏贞昌同意在下一届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担任谢长廷的副手,让两个有共同利益的人一起竞选。

当台湾媒体提到卓荣泰时,他们基本上选择了两个词:和谐。

在言辞一般激烈的民进党中,卓荣泰的言论和行为一向温和严谨。当他出现在媒体镜头前时,他几乎总是微笑,只有一两次会说更激动的“离谱”的话。

在选举前的一次独家电台采访中,卓荣泰还提到,如果当选为党主席,如果他“肯定会叫‘那个人’偿还两次”老行政长官阿扁所遭受的羞辱,这意味着对马英九的报复,舆论将会一片哗然。

谢明辉表示,陈水扁在2004年再次当选台湾领导人后,卓荣泰从民意代表跃升至政府高层,就好像他在“政治快车”上一样。

卓荣泰关于清理才真旺姆全州的言论表面上是对陈水扁支持的回报。

然而,选举的时间是民进党总统选举的前一天,更明显的是,这是对反英团体的呼吁,如陈家和亲独立团体。

除了卓荣泰,民进党领导人还有其他对手,游英龙。

游英龙是陈水扁的支持者。卓荣泰的演讲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并告诉了独立人士。

派系斗争一直是民进党的传统。

一些台湾媒体评论说,通常在竞选活动开始前,他们只关注内部利润和利润竞争,而把反对者和选民放在一边。

蔡英文办公室秘书长、高雄市前市长陈菊在2017年的书中透露了民进党内部派系斗争的各种细节。

一些党政官员分析了台湾《镜报周刊》(Mirror Weekly),称在去年的“九位一体”选举中,民进党遭遇重创,各派都遭到严重挫败,这可能导致一波派系斗争、重组和结盟的浪潮。

下一任党主席需要处理复杂的党内协调事务,平衡各派。他必须是所有派别都能接受的候选人。

统一成为卓荣泰当选党主席的优势,但他也受到“糊涂”和“好人”的挑战,并被批评为没有政治明星的气质。

谢明辉认为,卓荣泰的资格是党内各派妥协的结果。这是为了处理民进党的内政。各行各业的人普遍对他评价不高,他们的期望值也很低。

丁任芳认为,尽管卓荣泰的主席职位得到了各派的支持,但他显然不是一个大领袖,更不用说是一个真正的权力派,影响力也很小。

各派并没有把他推出去给民进党一个新的决定,而是继续充分发挥他良好协调的优势。

据统计,卓荣泰当选民进党主席时赢得了72.6%的选票,但此次补选的总投票率仅为16.9%,为200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尤其是拥有第一和第三名民进党成员的高雄市和台南市,投票率分别只有10.86%和7.89%。

投票期间,台湾许多投票站都被废弃了,一些人问蔡局,蔡局秘书长,“为什么这么冷?”

陈菊直言不讳地说,民进党正面临历史上最大的失败。

谢明辉分析说,这说明卓荣泰作为董事长的含金量很小,不一定得到大多数党员的认可和信任。

2018年12月28日,卓荣泰辞去“行政院”秘书长一职,并在脸书上发帖称:“我将从最困难的位置出发,在最困难的前线战斗。我将与同志们站在一起,进行最深刻的改革,重新发现支持者的热情,赢得人民的信任。

当被贴上“保皇党”的标签时,卓荣泰坚决否认。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关于2020年,《民进党宪法》明确规定现任总统没有优先权。

这让外界不禁对他有一点期待。

国民党发言人欧阳龙表示,他期望双方未来有健康的竞争,希望卓荣泰能够认真思考如何打破海峡两岸的僵局,带领民进党正视两岸问题,找到双方的默契。

然而,卓荣泰在以下行动中没有显示出任何改革迹象。

在党主席补选的第二次电视政治意见陈述会上,卓荣泰要求全党坚持蔡英文反对1992年共识的立场,他说“当当前一排杀手跳起来杀球时,后排的人不应该指手画脚”。

在“九合一选举”中,主流舆论已经用选票表明了对民进党错误政策的强烈反对。甚至被视为绿色阵营的票仓的高雄市也挂着横幅,上面写着“民进党不失败,经济不好”,“民进党不失败,农民不好”

民进党惨败的主要原因是经济衰退,特别是两岸关系的冻结,这就是国民党当选市长高雄韩愈所说的“货物不能运送,人不能进入”。

蔡志勇上任后,大陆旅游集团几乎被夹在中间,导致旅游产业链的崩溃和行业的悲惨。

”1月10日,台湾“中国民意研究协会”公布了最新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64%的人对蔡英文在任两年多来处理两岸关系的方式不满意,63%的人认为促进台湾经济发展是最重要的。

尽管卓荣泰说他想“突破长城”,但他并没有反思两岸关系,这是民进党困境的核心。

丁任芳认为卓荣泰原本是一个过渡性人物。“如果他在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后没有很好当选,他将负责在选举结果出来后下台,这是一年的总统任期。”

至于具体的改革,他没有这样的勇气和权力基础。

卓荣泰担任民进党主席似乎更具象征意义,而非实际意义。

这似乎也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了为什么拥有更多威望和实权的中生代不愿意接管党主席的“烫手山芋”。

张友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赖清德、林佳龙和陈麦琪,更著名的中生代,都有登上一层楼梯的政治野心,他们的目标是2020年或2024年台湾领导人的选举,所以他们担心党主席的当前位置。

”但卓荣泰似乎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野心,似乎他在这方面没有意志,他似乎给自己的位置是这样的,在幕后做一些辅助协调工作,从来没有想过站在前面。

此前,蔡英文所属的党主席是陈麦琪。然而,陈麦琪不仅拒绝“接过指挥棒”,还参与了郑文灿积极推荐的卓荣泰的行动,并未被列入蔡英文的计划。

张友宗认为,从“中生代”的这些“小把戏”中可以看出,如果卓荣泰是一个棋子,被引入中生代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他可能不会听从蔡英文的意愿,因为党主席的重要任务之一是提名台湾地区的领导人候选人。如果蔡英文的势头继续下降,中生代可能会抛弃蔡英文,通过党的主席把自己的人民赶出去。

谢明辉认为,卓荣泰只会是傀儡过渡党的主席。

“如果没有意外,蔡英文应该能够代表民进党参加2020年台湾的领导权之争,但她绝对不会当选。

台湾将出现另一轮政党轮替,卓荣泰将因选举失败辞去党主席职务,民进党将正式进入解体时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