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皮尔伯格:讲故事的技巧是如何锻炼出来的?

《中国艺术报副刊》主任文|邱正刚凭借《第一玩家》在全球电影市场的成功,这部电影的全球票房已经超过5亿美元。结果,历史上第一位票房达到100亿美元的电影导演出现了。

史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这是一个因《辛德勒名单》、《人工智能》、《失落的方舟掠夺者》、《大白鲨》、《侏罗纪公园》等作品而闻名世界的名字。

他从小就对电影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他12岁时开始拍摄电影,16岁时拍摄的电影在他家乡的电影院上映。

他来到好莱坞,成为一名导演,并于1975年因《大白鲨》而出名。

从那以后,他的31部电影从未让人们失望过。他在商业电影和文学电影上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在前一部电影中,《大白鲨》是他在商业电影领域的第一次尝试,但它展示了惊人的才华。不仅4.7亿美元的票房多年后被打破,更重要的是,怪物电影(monster movies)这种早已存在但尚未成为现实的电影类型从此重生,它们在好莱坞商业电影版图中的地位大大提高。

人们可以在随后所有的怪物电影中找到“大白鲨”的踪迹,比如哥斯拉、金刚,甚至是最新的“愤怒的怪物”。

他后来的《夺宝奇兵》系列和《侏罗纪公园》系列不仅票房惊人,而且代表了印第安纳·琼斯(Indiana Jones)和怪兽(Monster)等商业电影的最高制作水平。

就连他纯粹的票房大片《终点站》也在众多浪漫喜剧中脱颖而出。

在文学和艺术电影领域,他凭借《辛德勒名单》和《拯救大兵瑞恩》获得了两项奥斯卡奖。这两部电影被认为是迄今为止关于二战主题的最佳作品。他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制作的《战马》被广泛认为是反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最佳影片

更有价值的是,他的几乎所有文学戏剧,尽管主题和风格不同,但总体上达到了艺术质量和观赏体验的高度融合。

他还在人类电影艺术画廊留下了无数经典场景,如《外星人》空(E . T .//k0/)中的一组自行车,以及投射在月球明亮表面的轮廓,这些早已深深印在世界各地观众的心中。《拯救大兵瑞恩》开始时的奥马哈海滩登陆战被全世界电影从业者视为标准,并被无数次思考和理解。

然而,与许多有着清晰个人风格的导演不同,把斯皮尔伯格的作品放在一起并总结它们的共同点是极其困难的。

因为无论题材或类型如何,他的作品都处于复杂的状态,很难说哪一部是他的代表作。

同时,他的任何作品都可以说是他的代表作。

只要他的电影没有被包括在一个系列中,在主题和主题上几乎没有相似之处。

除了精彩和美丽,很难说这些电影有什么共同点。

从整体上把握他的作品对电影评论家来说一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在这方面,他显然不同于许多其他著名的导演。例如,克里斯托弗·诺兰(christopher nolan),每部电影,甚至《星际穿越》、《盗梦空间/[/k0/》等商业电影,都有很强的艺术气质。思考一个哲学命题贯穿整个工作。这部电影的卓越声誉和票房成功似乎是无意出现的结果,而不是有意追求的结果。

拍摄《终结者》和《阿凡达》的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一直对如何将高科技方法引入拍摄过程非常热情。

在《指环王》和《金刚》等电影中,彼得·杰克逊一直孜孜不倦地创作宏大而精致的画面。拍摄《教父》和《现代启示录》的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更喜欢通过电影等来传达他对战争和人性的理解。

对斯皮尔伯格来说,很难从他以前的作品中预测出他下一部作品的风格、主题和主题。

那么,斯皮尔伯格的电影流行了将近半个世纪的原因是什么呢?当一个人在某个领域比他的大多数同龄人取得更多的成功时,我们通常把成功归因于天赋。

斯皮尔伯格的天赋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他到底有什么天赋呢?它在电影中是如何体现的?他特别擅长讲故事,这是他的电影给观众最直观的感觉。

在他的电影中,虽然故事也是价值的载体,但他总是把自己的价值深深藏在故事的最深处,不直接呈现出来,也不会刻意引导读者去寻找自己的价值。

他谦逊地吸取故事所能提供的所有营养,并且总能找到最合适的电影语言来展示故事的感人部分。

事实上,好莱坞的电影制作一直强调价值属性和商业属性的统一。

电影作为一种文化商品,必须与社会主流价值观相兼容,才能被大众接受。

在好莱坞,基本上所有主流导演都接受了这种“行为准则”。

然而,这部电影毕竟是一部艺术作品。另一个影响其最终质量的因素不容忽视,那就是导演作为电影主要创作者的思想倾向和情感立场渗透到电影中。

如果导演过分追求电影主题的个性化分析和表达,他可能会在一部或几部电影中获得成功,但就整个创作生涯而言,这种追求实际上会成为一个无形的障碍,使导演难以完全控制不同主题和类型的电影。

诺兰在他的作品如《盗梦空间空、《敦刻尔克》(Dunkirk)和《记忆莫里》(memento mori)中,用多线索布局表达了他对梦与现实的关系、战争与人性的关系以及记忆与现实的关系的抽象思考。时间空之间的回声和人物身份的转换极其复杂。许多评论家和观众说,这对他自己构成了观看障碍。

梅尔吉布森似乎更喜欢在作品中注入强烈的情感因素。随着情节的发展,人物的爱与恨会逐渐变得抽象,甚至从故事中溢出。《勇敢的心》、《启示录》和《基督的激情》都是如此。

也有一些公认的优秀导演在拍摄了广受好评的作品后,往往开始在电影制作中注入过多的个性化内容,导致他们导演生涯的挫折。

斯皮尔伯格不是。

他的电影情节一般不复杂,善与恶的对立也相对清晰。观众通常只需要阅读内容的简介就能理解电影的主题。

《侏罗纪公园》只不过是一个关于被贪婪驱使,违反自然法则,最终会伤害自己的人的故事。

辛德勒的名单和战马讲述了人道主义和和平主义的故事。

他不认为自己的智商比普通观众高。他总是以剧本为出发点。他认为剧本的容量和高度就是电影的容量和高度。因此,他隐藏了自己的思想、个性和风格。

对于观众来说,对于斯皮尔伯格来说,完全不同类型的电影和文学电影是完全一样的。

他总是以他觉得最合适的方式在屏幕上重现剧本。

从最后一部电影来看,似乎很难看出斯皮尔伯格自己对电影故事的态度。他的态度似乎只反映在选择这个而不是那个故事上。

他导演电影的方式更像讲故事的人,而不是传教士。

从这个角度来看,他成为世界上“十亿美元票房俱乐部”唯一成员的秘密似乎并不复杂。

然而,有多少已经成名、有强烈自我意识并能掌握片场所有权力的导演能做到这一点呢?不用说,斯皮尔伯格的电影并不完美。这些作品长期以来受到批评的一个缺陷是,大多数作品的思想内容薄弱,往往避免用温柔的态度回答主要问题。

此外,强调电影的情节应该在结构和主题上与某个故事保持一致带来的风险是,如果故事本身缺乏坚实的逻辑和有力的结尾,整部电影都会受到损害,但斯皮尔伯格往往可以通过巧妙的拍摄技巧将这种损害降到最低。

虽然《拯救大兵瑞恩》(Saving Private Ryan)涉及到一个重要的人道主义命题,但就影片内容而言,很明显这个命题还没有得到深入讨论。一旦提出,它就完全空了。只有通过在电影的开头和结尾展示瑞安晚年与许多儿孙们幸福安宁的生活,才证明派遣一支救援队到敌后营救他,并在做出巨大牺牲后把他送回他母亲家中是正确的。

汤姆·汉克斯在《如果可以的话抓住我》中扮演联邦调查局特工卡尔,他花了一生的时间抓住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的诈骗犯弗兰克。

整部电影的主线是弗兰克犯罪细节的奇特展示和两人之间的猫捉老鼠式的智力战争。弗兰克的社会背景几乎没有分析,为什么他成了一名惯犯,并长期逃避法律制裁。似乎他成功地欺骗和逃脱了无数次,只是因为他是一个有天赋的罪犯。

至于像他这样一个罪行累累的骗子,如何能够在监狱里翻开新的一页,抛弃邪恶,做好事,甚至用字幕来完整地解释它,似乎对于创作者来说,电影故事的内在逻辑是否足够合理和令人信服,只取决于电影改编自真实事件的事实。

在《第一玩家》的结尾,未来将控制人类社会的视频游戏《绿洲》(Oasis)由男女主角控制。他们用卑鄙的手段夺取“绿洲”的控制权,然后成为世界统治者的阴谋者被绳之以法。矛盾似乎得到了令人满意的解决。然而,这部电影没有注意到,即使是男女主角也没有办法解决人们过于沉浸在视频游戏创造的虚幻世界中的问题。结果,整部电影的内在逻辑被动摇了。

当然,整体上描述斯皮尔伯格所创造的电影世界,不是这样一篇短文所能做到的,他的成功经验,也远非一句“好好讲故事”所能概括的。当然,把斯皮尔伯格的电影世界作为一个整体来描述是如此之短的一篇文章所无法企及的,他的成功经验也远不能用“讲好故事”来总结。

作者希望尽可能地观察和总结自己的成功,为中国电影人的未来创作提供微薄的帮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